说薄荷

前段时间,友人送我一盆薄荷,不久就枯死了。[①]幸好提前移出两株,放在可乐瓶里水培,倒也是生了根。叶子和茎之间窜出一簇白花,每个大概半颗米粒的尺寸,似乎要证明薄荷不仅仅只有叶子而已。


生平第一次与薄荷接触,如果不是薄荷糖,那就是风油精了。记忆中小时候的风油精瓶子形状像是三潭印月的石塔,现在有点像金茂大厦。玻璃瓶里五毫升的绿色液体,相当于一份化妆品的小样,却是对付蚊子包的“神仙水”。[②]而我第一次看到作为植物的薄荷,则是在爷爷家村坊的井旁。无意间扯下一片叶子放到鼻前一闻,沁人的清香,配合凉凉的井水,可以洗走一夏天的酷热难当,心生大喜。


“沾花惹草”的这点功夫...

浆糊

好饿
特别是
焦虑的时候
脑子里的
浆糊已经熬好了
可以吃吗?

腐乳

腐乳
是我的奶酪
是我的
方糖 

坟头的馈赠——忆清明

虽然清明这个节气在文化里和纷纷细雨、断魂行人脱不了干系,但是对于我而言,留在记忆中的清明节是和煦春风、生意盎然。这很容易理解,在假期里,谁会挑一个下雨天走泥泞的山路去上坟呢?


难以否认,除了吟诗两首装作文化人以外,诚实的肚腹会提醒你,节日的主题多在于吃喝。而就吃喝而言,在这个体验式消费的年代,参与感和仪式感成为饮食的重要元素。这样说来,端午对于会裹粽子的外婆自然是颇值得纪念的。家里人似乎不会做汤圆和月饼,因此元宵和中秋凭借天上的一轮圆月而难分伯仲。如果硬要区分,中秋胜于元宵。毕竟,松子枣泥的广月比任何馅儿的汤圆都好消化。


饺子无疑是这场竞赛的冠军,和火锅、烧烤、小龙虾一样,饺子是一...

馄饨还是饺子?

我没有吃过好吃的馄饨

馄饨好复杂,似乎有点扭捏

我喜欢饺子的直爽


饺子可以煮 可以蒸 可以油锅煎

可以放醋 加辣酱 就姜丝 就大蒜 

饺子里面甚至可以放粉丝


馄饨呢?

两侧面皮把自己包在里面,似乎要把馅藏起来

加点蛋丝 加点虾皮

和紫菜 躺在清汤里

虾仁混着猪肉,伪装出一幅江南海滨模样


小馄饨还好些

一个个晴天娃娃好似洗白后的摄魂怪在汤里盘旋

算个点心

但是不能被称为主食的


我喜欢饺子胜过馄饨

可能是还没有遇到好吃的馄饨吧

(ಠ .̫.̫ ಠ)

愿你看到雾霾,也看到丁达尔(ง •̀_•́)ง

湖滨的花🌺

法学院图书馆的楼梯

图书馆的锁孔 (⊙Д ⊙)

再忆中秋节


    大概是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家去城里面只有一路中巴车。也就是武大校车那么大。有售票员,区分目的地收费的那种。
    镇里的人,有的提着活鸡活鸭进城看亲戚,有的去城里买衣服穿给镇上的人看。
    那天是中秋节,忘了和妈去杭州干嘛,总之,天黑了,车上的人在城里逛了一天都累了。关了灯的车厢,昏沉沉欲睡。突然一个亮堂的声音,一个年轻女人打通了她异地的男朋友的电话。
    一时间,浓烈如巧克力酱的私人对话混杂在鼾声中,充满在这块行驶在城乡结合部的破旧面包里。
  ...

要说我爱你

我爱你
不只是因为你的相貌
你的才华
气度和品格
而是
那天在拍卖场
你穿得很帅
向我
挥手
说声嗨

乳糖不耐诗

听说
乳糖不耐会
产生氢气
我总想
喝一盒牛奶
再趁着室友点烟的时候
放一个屁

关于《龙虾》这部电影

同学推荐了一部很好看的电影——《龙虾》,看完后和同学讨论,她起初认为男主最后没刺自己并且逃走了,回到了“牢笼”。

整理了一下我的看法:

我认为的结局和理由:

    可能我是个男的,所以要为男的说几句吧..

    我感觉男女主角的最初吸引不是那个女的的近视,而是她帮助了他。

    理由是,男主一开始邀请了那个流鼻血的姑娘,我感觉男主应该是喜欢他,只不过那个姑娘好像对他没什么感觉? 后来男主发现那个瘸腿男瞎搞勾搭自己喜欢的姑娘,那个姑娘在意流鼻血,所以瘸...

我眼中的神国——一个伪博弈论模型

试想这个世界是一个多玩家多重无限博弈的游戏。


定义:

    玩家:除上帝之外一切有位格的实体【注1】。可以记作(p1,p2,...,pn,...).

    收益:包括所有需要的满足,包括肉体和精神等方面的欲望的满足,包括此岸和彼岸的欲望的满足。上帝所喜悦的玩家的收益是正值,满足度越高收益越大;上帝所厌恶的玩家的收益取负值,满足度越高受益越小。记作(d(p1),d(p2),...,d(pn),...). 其中d(pn)表示此玩家各方面满足度的加权和。例如某玩家pi肉体满足度为10,...

记事本

前言
1:inquisition既是 宗教裁判所 ,同时也是 纠问式诉讼 的意思。

《异教徒》

    从LSC的书架上,翻看各样的书。我希望能阅读一些历史方面的书。就如学院老师劝我们要先掌握“是什么”而非纠结于各种学说一样,我渴望阅读那作者观念褪去的事实性书籍。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评论性的文章是最没有价值的,或者说,最有风险的。因为很难搞清楚文章作者到底在什么场合想表达什么观点。体系性的理论稍好一些,它可被算作一种知识,可以帮助了解作者整个思维脉络。而历史类是最好的,因为它永远准备了一堆故事等你发现。

    若是这样划分,雪莱的《基督教会史》无疑是最好的,爱德华兹的《宗教情感》次之,而切斯特顿的《异教...

《古代法》下的原罪观念

   // 身份与原罪

    在我看来,“身份”这一概念可以去解释一些现代社会的困惑。例如,梅因在《古代法》第五章“原始社会和古代法”中谈到:

原始时代的社会并不像现在所设想的,是一个个人的集合,在事实上,并且根据组成它的人们的看法,她是一个许多家族的集合体。...个人道德的升降往往和个体隶属集团的优缺点混淆在一起,或处于比较次要的位置。...关于道德责任和道德报应的观念,在很古的时候,似乎常比各个较进步的时代体会得更加明白,因为既然家族集团是永生不灭的,其担当刑罚的责任是无限制的,则原始人的头脑自不会...

杭州一日游记2015-8-9

龙井-灵隐-凤凰寺-思澄堂-清真寺

 

        立秋翌日,台风默契地光顾东亚大半岛。诡谲的云絮和散漫的烟雨为老底子的历法慵懒地背书。借着虚伪的秋凉,便想来杭州未曾去之地探访一番。

 

        从孤独的莫干山路入城,辗转北站、市府,黄龙以南,是最爱的林荫大道。粗俗的法国梧桐和外文名称的酒吧给曙光路一点巴黎的味道。车停植物园,见此风景甚好,欣然下车,欲步行至灵隐。不料站台大妈前来搭讪,问道要去何方...

通过选择我的语言,选择我的灵魂

前面

摘取一些名言警句总是可以为文章增色,一些术语定式的运用往往可以节约表达和理解的成本。对其的解构和重新解释又会悄悄地展现此人高超的学识。跳跃的一句话的绝对称述、意识流或是后现代的写作,也总是为文本笼罩上神秘主义的薄纱。

以上都是非常聪明的方法,然而我认为最大的聪明莫过于闭口不言。因为只要遇到更聪明的人,所有的思想脉络都被透视,自己无疑是一台复读机。所有的掉书袋和俏皮话都显得让人厌烦。幸好,现实并非如此,同义反复有时带来一些奇妙的情感体验,比如诗歌和音乐。此二者的出现让我对这世上的爱或多或少存有一些信心。


自证

大概碳原子构成的三维身体也就只能这样了,说是,一口泉水不...

某些日子

某些日子,有太多的糖,太多的鲜花,太多的咖啡香满厅堂。又有些日子,有太多的泪水,太多的愤怒,太多的尸骨呈在战场 。在这些日子,我总是战战兢兢,生怕破坏了神圣的,忌讳喜或忌讳哀的气氛。 
 
我却更爱那些日子,所有的诞生和死亡都被邀请,诚恳的告别和精致的谎言都被欢迎,穿着节日的盛装,随时准备打开被敲响的大门。那些日子,残忍之神和怜悯之君,没有谁来得太早或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