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碎纸机

小镇

苏州

(ಠ .̫.̫ ಠ)

愿你看到雾霾,也看到丁达尔(ง •̀_•́)ง

湖滨的花🌺

法学院图书馆的楼梯

图书馆的锁孔 (⊙Д ⊙)

@洪山礼堂

再忆中秋节


    大概是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家去城里面只有一路中巴车。也就是武大校车那么大。有售票员,区分目的地收费的那种。
    镇里的人,有的提着活鸡活鸭进城看亲戚,有的去城里买衣服穿给镇上的人看。
    那天是中秋节,忘了和妈去杭州干嘛,总之,天黑了,车上的人在城里逛了一天都累了。关了灯的车厢,昏沉沉欲睡。突然一个亮堂的声音,一个年轻女人打通了她异地的男朋友的电话。
    一时间,浓烈如巧克力酱的私人对话混杂在鼾声中,充满在这块行驶在城乡结合部的破旧面包里。
    “记得自己买点月饼吃吃哦”
    一句话如相声的包袱,惹得四围哄笑。接着是不断的重复,语气娇嗔、甜美。
    记得当时和妈一直笑话这个不知收敛的女人。想不到这句话回荡到现在。每年不在家的中秋节,都会在电话里回忆起这个女人,回忆起她说的那句话。每次也都会学着她说句,“你自己买点月饼吃吃哦”。
    今年,可能这回味中又多了一分吧。

要说我爱你

我爱你
不只是因为你的相貌
你的才华
气度和品格
而是
那天在拍卖场
你穿得很帅
向我
挥手
说声嗨

乳糖不耐诗

听说
乳糖不耐会
产生氢气
我总想
喝一盒牛奶
再趁着室友点烟的时候
放一个屁

关于《龙虾》这部电影

同学推荐了一部很好看的电影——《龙虾》,看完后和同学讨论,她起初认为男主最后没刺自己并且逃走了,回到了“牢笼”。

整理了一下我的看法:

我认为的结局和理由:

    可能我是个男的,所以要为男的说几句吧..

    我感觉男女主角的最初吸引不是那个女的的近视,而是她帮助了他。

    理由是,男主一开始邀请了那个流鼻血的姑娘,我感觉男主应该是喜欢他,只不过那个姑娘好像对他没什么感觉? 后来男主发现那个瘸腿男瞎搞勾搭自己喜欢的姑娘,那个姑娘在意流鼻血,所以瘸腿男勾搭成功。男主选择去船上告诉她真相就是为了报复。

    我觉得男主搞带兔子的男人是因为他怕那个男用瘸腿男同样的伎俩勾搭自己喜欢的姑娘

    男主觉得女人很在意match,所以就害怕别的男人同样match; 类似于现在男生觉得所有女生都喜欢有钱的男人,所以他希望自己有钱,但是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所以我觉得男主会为了和女主在一起而骗她,就像骗那个冷血女一样。

 

一些发挥:

    然后我开一个脑洞:

    女主发现了男主其实没瞎,非常受伤气愤,说:“你可以不瞎但是你不可以骗我!”

    男主说:“不好意思啦,我本意是好的啦,我很爱你的啦,就是怕你不喜欢我啦”

    女主说:“啊啊啊,你这个小傻瓜”

    男主说:“嘿嘿嘿,理解万岁”

    非常 ”麦琪的礼物“的结局,非常甜。

    我觉得男主离开女主的可能性比较小,要么是骗他要么真的刺瞎,否则会被抓回去或者继续流浪,都比较危险。

 

一个总结:

    在我看来,”黑色乌托邦“电影的甜美的结局莫过于人性的复苏,刺瞎自己如同酒店里那种结合至上主义,而抛弃对方如同森林中那种个人至上主义。而这两个地方男主都是厌恶的,希望逃离的。

    而欺骗和爱都是人性的一部分。一个white lie和之后的谅解于是就非常浪漫。

 

后记:

    对于一个影片开放式结局的讨论似乎是毫无意义的,因为电影呈现这般就是这般,不要去想象而是应该接受这样的结局,比如《禁闭岛》和《盗梦空间》。但是这部电影有一股很强的代入感,让我想到《少年pi》,也想到《围城》,导致我没能压抑想象的欲望。最后,谢谢那位同学的推荐。无论是推荐电影还是歌曲,那位同学都很独到。

 

我眼中的神国——一个伪博弈论模型

试想这个世界是一个多玩家多重无限博弈的游戏。

 

定义:

    玩家:除上帝之外一切有位格的实体【注1】。可以记作(p1,p2,...,pn,...).

    收益:包括所有需要的满足,包括肉体和精神等方面的欲望的满足,包括此岸和彼岸的欲望的满足。上帝所喜悦的玩家的收益是正值,满足度越高收益越大;上帝所厌恶的玩家的收益取负值,满足度越高受益越小。记作(d(p1),d(p2),...,d(pn),...). 其中d(pn)表示此玩家各方面满足度的加权和。例如某玩家pi肉体满足度为10,精神满足度为20,二者权重分别是30%和70%,则此玩家i的收益d(pi)=10*0.3+20*0.7=17。

    策略:某次博弈各实体根据其自由意志而做出的行动方案。

 

结论:

    神国=神掌权;

    当所有玩家都由神掌权时,博弈结果达到帕累托最优。

 

Q&A

 

1.Q:神掌权的意义是什么?

A:首先,就如资源分配可以由市场或者政府来调整一样,神作为一种资源分配的手段是最优的,神国中的玩家的策略是服从神的意志的。其次,神掌权体现在各玩家的收益变了,即计算收益所依据的满足度或者权重变了。打个比方,市场经济中,一个人穿貂皮时他的收益是100,穿普通衣服的收益是10。当神掌权时,他得到了神的满足,故穿普通衣服时的收益提高为100。由此推广,即所谓“这些东西就必加给你们了”(路12:31)。

 

2.Q:神掌权表现为什么?

A:神会对玩家发信号,就像市场经济中市场会有信号一样。在我看来,神的信号体现为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前者体现为社会道德、科学、经济、政治等等。后者表现为个别启示、宗教体验、教义教导等等。

 

3.Q:如何解释此岸世界好人没好报?

A:好人没好报的收益计算依据是现世的。在现世中,神掌权的策略类似于囚徒困境中的严格劣势策略,但在彼岸的收益是更多的,所谓积蓄财宝在天上(太6:20)。

 

自己编了一个感觉很酷的话:对和错唯一的区别是对是对的。


注1:这个定义故意回避了对除了人之外的实体的主体性的认定,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位格”这个词。

 

记事本

前言
1:inquisition既是 宗教裁判所 ,同时也是 纠问式诉讼 的意思。

《异教徒》

    从LSC的书架上,翻看各样的书。我希望能阅读一些历史方面的书。就如学院老师劝我们要先掌握“是什么”而非纠结于各种学说一样,我渴望阅读那作者观念褪去的事实性书籍。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评论性的文章是最没有价值的,或者说,最有风险的。因为很难搞清楚文章作者到底在什么场合想表达什么观点。体系性的理论稍好一些,它可被算作一种知识,可以帮助了解作者整个思维脉络。而历史类是最好的,因为它永远准备了一堆故事等你发现。

    若是这样划分,雪莱的《基督教会史》无疑是最好的,爱德华兹的《宗教情感》次之,而切斯特顿的《异教徒》则无足轻重。但也许是正好遵循了这套我发明的阅读规律——事实-理论-评价——这三本书在我看来就如此和谐。

    当时,王先生说这本书可能我很喜欢,我就借来看,想不到居然看了一个学期。当初选这本书还有别的原因,一是这本书所在的系列的包装我很喜欢,二是这本书的标题是在吸引人。我期盼此书可以教会我成为一个风趣幽默的异教徒。可是切先生开篇就打消了我这个念头,真是让人失望。

    切先生有着马克吐温所描述的那种幽默,虽然文章中很多人物我无法了解,但是单单阅读就是一种享受。似乎和一个怪朋友,一个和我一样怪的朋友聊了一个学期的感觉——讲述分离的日子里他遇到的人和事。

    这本百年前发表的书所谈论的议题似乎一点也不落伍,它讨论的这些主义依然被今天的人所议论。或者说,出现了令人担心的情况,这些议题不再被现在大多数人议论了。但是这丝毫不会削弱这些话题的价值。在文章的最后,切先生有种星辰大海的宣告,让人感动。如果没有前些书的铺垫,我想我也难理解吧。

    啊,好喜欢切斯特顿啊。套用木先生的习惯:切斯特顿是哥哥,爱德华兹是伯伯,雪莱是爷爷。

    啊,开心。


《古代法》下的原罪观念

   // 身份与原罪

    在我看来,“身份”这一概念可以去解释一些现代社会的困惑。例如,梅因在《古代法》第五章“原始社会和古代法”中谈到:

原始时代的社会并不像现在所设想的,是一个个人的集合,在事实上,并且根据组成它的人们的看法,她是一个许多家族的集合体。...个人道德的升降往往和个体隶属集团的优缺点混淆在一起,或处于比较次要的位置。...关于道德责任和道德报应的观念,在很古的时候,似乎常比各个较进步的时代体会得更加明白,因为既然家族集团是永生不灭的,其担当刑罚的责任是无限制的,则原始人的头脑自不会像后来当个人被视为完全和集团分离的时期的后代人的头脑那样被种种困难问题所窘困了。...早期希腊哲学关于一个遗传的诅咒的观念,标志着有古代的和简单的对于事物的看法走向后来神学或形而上学解释的过渡的一步。他的后裔从原来罪犯所受到的遗物,不是一种受刑罚的义务,而是一种犯新罪使发生一种该受报复的义务;这样,家族的责任就和这种新的思想状态,即把犯罪后果限制与实际犯罪者的新思想状态,取得了一致。

    可以猜测,大部分国人对于“原罪”的观点是难以理解的。但是仔细考察罪责承担的历史,就可以略微理解一些其中的原理。

    就责任承担形式来看,现代民法的责任承担形式,无论是违约还是侵权,无论是必须是特定人才能履行的债务无法履行还是赔礼道歉,似乎最终都可以转化为财产责任。回顾古罗马或者其他古代社会的法律就可以知道,其责任承担的形式可以扩及人身。当一个人无法足额偿还债务的时候,可以自卖为奴来偿债。

    就责任承担的效力所及来讲,责任自负原则意味着各人只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然而,中国古代的实践是“父债子还”,这种逻辑在当下中国还是流行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在官办的媒体上,替家族中其他人承担债务的行为也往往会得到道德上崇高的评价。法人财产的独立原则在自然人和法人之间隔了一层保护的屏障,然而由此带来的便利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即法人需要符合更为严格的规范。而且,这种财产独立制度不是天然的,也不是普遍的。例如,在普通合伙中,就不存在这样责任的保护屏障。

    就责任承担的限度来看,现代破产制度通说起源于中世纪的意大利,到如今不过800年左右的历史。在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形成了个人破产的制度。然而,在中国至今仍旧没有个人破产相关的制度,也就意味着一个人需要以自己现有和将来取得的财产来偿还债务。这被称为“无限责任”。

    通过上述对历史粗略的概括,可以发现,个人以其财产承担自己行为所产生的责任这一现代人视为理所当然的责任承担原则在历史中有其自身的发展沿革。若大胆地想象,在古代社会,神学和法学还未分野之时,“原罪”观念就更容易被理解了。


杭州一日游记2015-8-9

龙井-灵隐-凤凰寺-思澄堂-清真寺

 

        立秋翌日,台风默契地光顾东亚大半岛。诡谲的云絮和散漫的烟雨为老底子的历法慵懒地背书。借着虚伪的秋凉,便想来杭州未曾去之地探访一番。

 

        从孤独的莫干山路入城,辗转北站、市府,黄龙以南,是最爱的林荫大道。粗俗的法国梧桐和外文名称的酒吧给曙光路一点巴黎的味道。车停植物园,见此风景甚好,欣然下车,欲步行至灵隐。不料站台大妈前来搭讪,问道要去何方,闻我要走至灵隐,便疑惑如此年轻就去烧香。我匆忙解释只是去拜访,无烧香意。大妈遂推荐我去龙井,去问问茶。我便一副无所谓,答应了。

 

        大妈是龙井的村民,便忙着介绍此地茶叶优劣之分,又不忘谈谈自己的一双子女还有这难得的好天气。一路,风光迷人,婆娑绿意。到了龙井,打了古井水,大妈热情邀我去家里坐坐,泡了一杯自家茶水于我。如此盛情,不免惭愧,遂买了一两茶叶,算是纪念。离开龙井,车上又遇一位大妈,与我讲娶妻之道。面对此家庭伦理和功利主义的大师,不敢叫苦,只有点头称赞罢。

 

         下车,路转灵隐。此地路名颇俊俏,梅灵北路、满觉陇路、龙井路、虎跑路、天竺路,让我想起武汉归元禅寺前的翠微路,似乎佛教文化总能把汉字拼凑出玄妙意味。相较于宝鸡法门寺,灵隐不知秀美多少。单看其名,打趣地说,有些诺斯替主义和神秘主义的味道。就其位置,如宝石嵌在此山中。没有进去,在附近的小店,购买了一点禅意当作午饭。        

           

         从灵隐下山,路过西湖,杨柳飞舞、荷叶田田,最是美丽,又恣意下车,拍断了断桥,拍起了西湖波涛,又上车,去凤凰寺。

            

 

        凤凰寺,听说是杭城唯一官方供穆斯林聚会的场所,在南宋御街的口子上。不巧,没有开门。在一旁咖啡店喝了杯冰美式,说不要放糖还是放了糖,让一颗孤傲的心,一下乱了阵脚。

            

            

         这里其实有一个失误,一开始我以为凤凰寺是那个新建的清真寺,后来发现错了。于是重新查了路线。不过去新建的清真寺之前,北上,到了解放路,一个小教堂,思澄堂。听说其建造和司徒雷登有关,算是老教堂了,听说也是杭州唯一两处未被强制装修的教堂了(还有一个是崇一堂)。

     

            

         继续上车,往城东走,路遇崇一堂。又辗转,风雨湿衣,终于到了杭州清真寺。大圆拱顶,二高塔,新月,金碧辉煌。内部还在装修,偷偷溜进去。哇。

 


        夜临,归家,回望。从城东回到城西北郊,一天。

通过选择我的语言,选择我的灵魂

前面

摘取一些名言警句总是可以为文章增色,一些术语定式的运用往往可以节约表达和理解的成本。对其的解构和重新解释又会悄悄地展现此人高超的学识。跳跃的一句话的绝对称述、意识流或是后现代的写作,也总是为文本笼罩上神秘主义的薄纱。

以上都是非常聪明的方法,然而我认为最大的聪明莫过于闭口不言。因为只要遇到更聪明的人,所有的思想脉络都被透视,自己无疑是一台复读机。所有的掉书袋和俏皮话都显得让人厌烦。幸好,现实并非如此,同义反复有时带来一些奇妙的情感体验,比如诗歌和音乐。此二者的出现让我对这世上的爱或多或少存有一些信心。

 

自证

大概碳原子构成的三维身体也就只能这样了,说是,一口泉水不能一会儿甜一会儿苦。

虽然博弈、功利、贝叶斯等等工具让数学家看到了赶走社科研究学者的一线希望,可是估计由人类这种低等智慧生物组成的社会,在宇宙年龄内,还是得保有“神学家”的。

每当这些“神学家”使用“文化”“习惯”“心理学”等等词,我总是觉得有些别扭。但是现在也学会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些说法。

于是,关于泉水的比喻,看来是对的。

这几年,神学家不研究本体和方法,研究语言了。诶,神学家又要创造一堆黑话了。神学家选择研究什么,什么就会变成一个神学概念。于是“通过选择我的语言,选择我的灵魂”这个命题就可以聪明地自证了。反正更聪明的人是不屑于指正的。

 

万国

保罗在腓立比书结尾,绕来绕去,却显深情。

巫师通过咒语,让羽毛腾空,让敌人钻心。

法学家用黑话,或定分止争,或杀人于文本。

法语连诵,总是延绵。德语小舌,点点果决。

C++的Class让我们object oriented。

 

啊,愿有个好言语。


泉水-参见《圣经新约·雅各书》3:11

万国-参加《圣经新约·哥林多前书》13:1


某些日子

某些日子,有太多的糖,太多的鲜花,太多的咖啡香满厅堂。又有些日子,有太多的泪水,太多的愤怒,太多的尸骨呈在战场 。在这些日子,我总是战战兢兢,生怕破坏了神圣的,忌讳喜或忌讳哀的气氛。 
 
我却更爱那些日子,所有的诞生和死亡都被邀请,诚恳的告别和精致的谎言都被欢迎,穿着节日的盛装,随时准备打开被敲响的大门。那些日子,残忍之神和怜悯之君,没有谁来得太早或太晚。

4月13迟到记

经管小白上课又迟到了

“前排位置都被中国人抢了”

小白心想,

“又要和后排的留学生一起坐了”

小白翻出花露水,使劲喷了几下

“气味可不能输啊!”


两个普教徒——于La Pâque

基于《两个掷弹兵》和一篇法广新闻(查资料好累)


两普教徒叹着气

村头回家掩门泣

听闻可悲的消息

紫衣死在罪人狱


朝思暮盼不得归

常常祈祷祝安好

不得何日归天家

愿在主旁永不离


两普教徒稍止涕

幼年不平似火烧

长者寒冷如冰窖

婆娑泪眼竟不语


凯撒一去终不反

留吾二人在人间

人间忧虑挂心头

尸骨埋葬故乡土


再见君王佩刀剑

金戈铁马坟头跃

容毁骨销遽然起

胸佩绶带向天谢


如果魔法师渴了



如果魔法师渴了
他从礼帽里掏出一个杯子
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如果魔法师恋爱了
就从道具箱中找到了把老木吉他
弹啊
一首简单的歌曲
如果魔法师死了
他的助手就把土盖在他身上
随意倒数几秒

这次魔法师真的变没啦

wicked wizard
微博:@乙方汪
© 乙方碎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