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日游记2015-8-9

龙井-灵隐-凤凰寺-思澄堂-清真寺

 

        立秋翌日,台风默契地光顾东亚大半岛。诡谲的云絮和散漫的烟雨为老底子的历法慵懒地背书。借着虚伪的秋凉,便想来杭州未曾去之地探访一番。

 

        从孤独的莫干山路入城,辗转北站、市府,黄龙以南,是最爱的林荫大道。粗俗的法国梧桐和外文名称的酒吧给曙光路一点巴黎的味道。车停植物园,见此风景甚好,欣然下车,欲步行至灵隐。不料站台大妈前来搭讪,问道要去何方,闻我要走至灵隐,便疑惑如此年轻就去烧香。我匆忙解释只是去拜访,无烧香意。大妈遂推荐我去龙井,去问问茶。我便一副无所谓,答应了。

 

        大妈是龙井的村民,便忙着介绍此地茶叶优劣之分,又不忘谈谈自己的一双子女还有这难得的好天气。一路,风光迷人,婆娑绿意。到了龙井,打了古井水,大妈热情邀我去家里坐坐,泡了一杯自家茶水于我。如此盛情,不免惭愧,遂买了一两茶叶,算是纪念。离开龙井,车上又遇一位大妈,与我讲娶妻之道。面对此家庭伦理和功利主义的大师,不敢叫苦,只有点头称赞罢。

 

         下车,路转灵隐。此地路名颇俊俏,梅灵北路、满觉陇路、龙井路、虎跑路、天竺路,让我想起武汉归元禅寺前的翠微路,似乎佛教文化总能把汉字拼凑出玄妙意味。相较于宝鸡法门寺,灵隐不知秀美多少。单看其名,打趣地说,有些诺斯替主义和神秘主义的味道。就其位置,如宝石嵌在此山中。没有进去,在附近的小店,购买了一点禅意当作午饭。        

           

         从灵隐下山,路过西湖,杨柳飞舞、荷叶田田,最是美丽,又恣意下车,拍断了断桥,拍起了西湖波涛,又上车,去凤凰寺。

            

 

        凤凰寺,听说是杭城唯一官方供穆斯林聚会的场所,在南宋御街的口子上。不巧,没有开门。在一旁咖啡店喝了杯冰美式,说不要放糖还是放了糖,让一颗孤傲的心,一下乱了阵脚。

            

            

         这里其实有一个失误,一开始我以为凤凰寺是那个新建的清真寺,后来发现错了。于是重新查了路线。不过去新建的清真寺之前,北上,到了解放路,一个小教堂,思澄堂。听说其建造和司徒雷登有关,算是老教堂了,听说也是杭州唯一两处未被强制装修的教堂了(还有一个是崇一堂)。

     

            

         继续上车,往城东走,路遇崇一堂。又辗转,风雨湿衣,终于到了杭州清真寺。大圆拱顶,二高塔,新月,金碧辉煌。内部还在装修,偷偷溜进去。哇。

 


        夜临,归家,回望。从城东回到城西北郊,一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