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教徒》

    从LSC的书架上,翻看各样的书。我希望能阅读一些历史方面的书。就如学院老师劝我们要先掌握“是什么”而非纠结于各种学说一样,我渴望阅读那作者观念褪去的事实性书籍。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评论性的文章是最没有价值的,或者说,最有风险的。因为很难搞清楚文章作者到底在什么场合想表达什么观点。体系性的理论稍好一些,它可被算作一种知识,可以帮助了解作者整个思维脉络。而历史类是最好的,因为它永远准备了一堆故事等你发现。

    若是这样划分,雪莱的《基督教会史》无疑是最好的,爱德华兹的《宗教情感》次之,而切斯特顿的《异教徒》则无足轻重。但也许是正好遵循了这套我发明的阅读规律——事实-理论-评价——这三本书在我看来就如此和谐。

    当时,王先生说这本书可能我很喜欢,我就借来看,想不到居然看了一个学期。当初选这本书还有别的原因,一是这本书所在的系列的包装我很喜欢,二是这本书的标题是在吸引人。我期盼此书可以教会我成为一个风趣幽默的异教徒。可是切先生开篇就打消了我这个念头,真是让人失望。

    切先生有着马克吐温所描述的那种幽默,虽然文章中很多人物我无法了解,但是单单阅读就是一种享受。似乎和一个怪朋友,一个和我一样怪的朋友聊了一个学期的感觉——讲述分离的日子里他遇到的人和事。

    这本百年前发表的书所谈论的议题似乎一点也不落伍,它讨论的这些主义依然被今天的人所议论。或者说,出现了令人担心的情况,这些议题不再被现在大多数人议论了。但是这丝毫不会削弱这些话题的价值。在文章的最后,切先生有种星辰大海的宣告,让人感动。如果没有前些书的铺垫,我想我也难理解吧。

    啊,好喜欢切斯特顿啊。套用木先生的习惯:切斯特顿是哥哥,爱德华兹是伯伯,雪莱是爷爷。

    啊,开心。


评论(3)